秦都玩具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帝国玩具 > 在线教育机构需要面临高额的获客成本和教师成本双重压力

在线教育机构需要面临高额的获客成本和教师成本双重压力

发布时间:2018-10-27 | 作者:admin | 点击:
  近日,在线教育机构“学霸一对一”(曾用名“学霸来了”)被曝资金链断裂深陷财务危机,由此再次引发外界对在线一对一模式“成本高”、“规模不经济”的质疑。
 
  业内认为,在线教育机构出现财务危机,其本质上是由于机构“花得太多,且收入太少”、行业内存在不成熟竞争导致的。例如,用“烧钱”策略进行营销,获客成本、师资成本居高不下;大幅打折出售课程而不能保证教学质量,续费率低、形成恶性循环等。
 
  表面看来,在今年资本市场寒风凛凛的背景下,在线教育行业内却依旧呈现热火朝天的景象,10月9日甚至出现24小时内6家教育企业宣布完成融资总额近3亿的盛况。然而种种迹象又不断提醒从业者,烧钱的游戏玩不起了,提高自我造血能力,才是抵抗经济下行周期的法宝。
 
  在线一对一模式再遭质疑
 
  “学霸一对一”被曝陷入财务危机,并“因经营不善,已停止经营活动”。10月18日消息,学霸一对一创始人兼CEO曲斐煊发表声明,对公司暂停营业道歉,并提出,公司某些员工被竞争对手收买,透露公司核心数据,制造谣言,因而产生挤兑现象,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 
  公开信息显示,学霸一对一平台所属的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于2015年10月,创立不到一年就获得了上海隽泰的100万元天使轮投资,2017年7月又完成了深圳国金创投投资的A轮融资,但融资金额并未透露。
 
  学霸一对一突然宣布暂停营业,引得外界对在线一对一教育商业模式的质疑声四起。外界甚至认为,学霸一对一财务危机的本质是一对一“成本高”、“规模不经济”等。
 
  但业内却表示,这是对线上一对一经济模式的误解。某在线教育机构创始人对记者说: “从经济模型角度,线下教育班课模式显著好于一对一模式,但这个逻辑放在线上教育领域不一定成立。主要因为在线一对多班课模式会面临定价偏低问题,因此订单能贡献的收入会大幅下滑。而在线一对一课程具有较高客单价,盈利模式相对更加清晰。”
 
  行业内普遍认为是线上一对一教育了市场,让用户可以普遍接受在线教育的形式,为在线教育铺好了发展的道路。曾有教育领域投资人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提出,在线一对一教育模式可以满足简单、有效、市场大这三个条件。具体而言,互联网产品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简单,互联网产品实际上都是对现有行业的改造,只有产品应用更为简单才会为用户所接受,而一对一在线教育的运营方式是最简单的,这点符合互联网思维。
 
  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,三好网创始人兼CEO何强表示,一对一教学是个性化需求很重要的表现形式,能让教育更加高效。不论是线下还是线上,在面对考试提分的要求,一对一会比一对多效果好很多。而在线一对一课程价格要远远优惠于相应的线下课程。所以何强认为,在线一对一模式会是行业发展的一个趋势。
 
  居高不下的营销成本
 
  业内认为,其实在线教育机构出现财务危机,并不是一对一模式或者一对多模式导致的。主要原因是有些机构“花得太多,且收入太少”。
 
  首先,在线教育行业存在为抢占市场而进行“烧钱”式营销的情况。在线教育“赛道流量”有限,而近些年入局者众多。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领域融资事件182起,披露金额的融资资金总计152.73亿元。在激烈的竞争下,在线教育机构的市场投入,营销费用居高不下。在线教育机构需要面临高额的获客成本和教师成本双重压力。
 
 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,目前业内平均单个学员获客成本在4000、5000元左右,高的甚至能上万。而对于教师成本,此前有媒体报道,以学霸一对一为例,其用户首次充值在7000至8000元之间,用户平均续费为1.2万元,其中60%的费用付给老师。
 
  其次,在教育培训行业中,存在低价策略。很多在线教育机构会用打折优惠活动吸引用户,这样订单能贡献的收入就会大幅下滑。上述业内人士提道,实际上低价策略的核心是“用好产品留住顾客”,简单说就是要通过高续费率弥补之前低价的损失,从而实现可持续的规模增长。“但如果收费支撑不了获客成本,且教学质量又跟不上,续费率低,就会形成恶性循环。”
 
  何强对记者表示,最终能在竞争中获胜的在线教育机构一定要具备两个特点:一是对流量有独特的储备和研究,具备专业互联网思维。二是严格把控教学质量,只有教育质量高用户续费率才能提升,机构的获客成本才可能被收费对冲。何强透露,得益于三好网的新媒体矩阵,三好网的单个学员获客成本仅为1970元,教师成本则更低。
 
  除了营销成本,在线教育机构还需要进行大量的早期投入,如打磨产品、设计课程、建立教学体系以及建立招募教师的标准与方式等。
 
  何强分析,其实每个行业发展都是需要时间的,这批在线教育机构发展大概为4年左右。行业需要较大的前期投入。就像早期做线下培训需要租房、装修、搭建团队等,在线教育机构需要建设一套系统,把原本需要在线下铺设的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全部整合到线上,建设一个网上教育大厦。这需要在线教育机构前期的一次性投入,这笔资金无疑是巨大的。
 
  以三好网为例,何强透露,如果不算技术投入,三好网本身是盈利的。“系统搭建过程中,除了较为昂贵的技术团队,硬件是个大坑,需要的资金数额惊人,三好网前期技术投入总计超1个亿。”何强表示,三好网硬件建设已经基本完成,目前三好网财务状况良好,截至今年4月,公司账上余额达8.72亿元。
 
  也正因此,业内普遍认为,判断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发展是否健康的标准并不是以盈利为指标。何强认为,获客成本、续课率、退费率、扩客率等指标更为重要。但无论如何,在线教育机构要提高自我造血能力,保障现金流正常,才是在经济下行周期存活的法则。
 
  此外,为适应趋紧的国家政策,在线教育机构短期内也会面临成本上升的情况。从今年年初开始,国家相关部门连续出台了多个有关教育改革的文件,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管理也做出了调整。方正证券传媒和海外首席分析师杨仁文就曾表示,整改之下,短期或导致 K12 培训供给成本上升。整改后,预计大量此类机构消失,将有大量学生流入大中型教学规范的品牌机构,有利于加速市占率提升。
 
  虽然供给侧受到抑制,但在当前考试制度的背景下,需求侧仍为刚需,行业规范化发展中长期利好头部机构等,杨仁文提道。也许在多重政策的推动下,在线教育行业将进入加速洗牌期。
上一篇:随着产品之间的差异越来越不明显
下一篇:没有了